来自 趣事 2019-04-28 17:35 的文章

王磊:巴西游行实质是反腐 0.2雷亚尔让巴西疯狂

 

  6月初,当坐在镜头前,决定录制一段视频以表达对巴西举办世界杯的不满,23岁的巴西女孩卡尔拉或许没有想过,她这段名为“不,我不会去世界杯”(No,I’m not goting to the world cup)在她17日上传到Youtube后的24小时内,点击量就突破50万人次。

 

  过去5年,卡尔拉都主要居住在美国,她解释自己制作视频的原因就是在和美国人沟通时,发现他们对于巴西现状缺乏基本了解,“没人知道在巴西到底发生着什么,他们都将世界杯和派对、快乐联系在一起。”所以,在视频里卡尔拉解释了围绕世界杯带来的种种问题,比如超出预算太多的公众开销、腐败。在卡尔拉看来,政府应该将钱首先投入到教育、健康和社会治安中去,而不是世界杯。

 

  当卡尔拉制作这个视频的时候,她更没有想过,在她的祖国,会有超过100万的民众用实际行动向全世界展示了卡尔拉仅想要向美国人讲述的巴西。

 

  0.2雷亚尔让巴西疯狂

 

  5月23日,圣保罗市政府通过了公共交通提价的提案,相比2011年1月份开始实行的原有价格体系,新的提案规定,从6月2日开始,包括公交、地铁和城铁在内的公共交通将提价0.2雷亚尔(约合9美分),单张票价也从3雷亚尔增加到3.2雷亚尔。之后几天内,巴西另外10个州的首府也通过了类似提案,涨幅也基本在0.2雷亚尔左右。

 

  6月6日,圣保罗第一次出现了抗议涨价的游行人群。8日,记者前往科林蒂安主场帕卡恩布观看科林蒂安与葡萄牙人的巴甲比赛,汽车行进的路上就曾看到过游行队伍。不过当记者就此事与新华社和央视驻巴西的同行进行交流,我们也都认为,抗议游行在巴西是常事,可能随着周末的过去就很快结束。

 

  但未曾想过的是,从6月6日开始的游行,不仅范围从圣保罗扩大到巴西全国,时间还延伸至了联合会杯的开幕和进行中。截止今日,游行已经整整持续了29天。

 

  前波哥大市长恩里克曾说:“一个城市的先进与否,不是看有多少穷人在开车,而是有多少富人在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但在巴西,不是因为现代化程度,而是因为票价的昂贵,正在让公共交通工具远离穷人。

 

  以里约和圣保罗为例,从绝对票价而言,里约和圣保罗的确不如伦敦、东京、渥太华、纽约、里斯本、巴黎和马德里这些世界大都市。但如果算上平均收入,里约和圣保罗的公交票价可以进入世界最贵的城市行列。

 

  据统计,圣保罗人平均要工作13.89分钟来支付一张票价,里约大约要12.73分钟,而伦敦需要11.06分钟、东京需要9.06分钟。

 

  游行的实质是反腐

 

  公交涨价只是一次导火索,更深层次原因是这个国家经济快速发展与现行政治体制的矛盾。自从卢拉2003年1月1日主政巴西以来,巴西经济在过去10年得到了巨大发展。但这种发展的实质却是国富民穷。

 

  政府通过税收越来越富有,国有企业通过政府的特殊保护政策,在与外国企业的竞争中赚得了不该有的实惠。巴西被认为是世界上赋税最重的国家之一,即使是普通员工,工资内也要有约27%纳税和缴纳各种社会保险。而在巴西政府内部,腐败成风,公务员灰色收入巨大。

 

  在对待外来企业的态度上,巴西或通过高关税或在政策上设置障碍,最终结果都是造成进口产品价格超高。同时,为了讨好百姓,卢拉所领导的政府一直坚持推行对劳工有利的法案,尤其是外资企业,造成用工成本增加。比如外资企业落地巴西,巴西与外国人雇员比必须不能低于2比1,任何企业解雇当地工人的结果就是必被告,并且很少有能打赢官司的时候。这就让外资企业在巴西的投资态度更加谨慎,最终结果还是老百姓的收入受损。

 

  来过巴西,尤其是里约和圣保罗的人都会有类似的感触,这里的物价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丝毫没有价格优势,甚至更贵。在市中心,一顿含有饮料、主菜、咖啡的午间套餐,基本价格都在30雷亚尔左右(约合11欧元),在欧洲价格也不过如此。在Porcao、Fogo de Chao等巴西著名的烤肉连锁餐馆,人均消费基本都在70欧左右。但同时,这个国家有10%的人月收入甚至不到80欧元。

 

  如果说公交涨价点燃了游行的火焰,世界杯则成为了游行人群的突破口。因为在这个国家,足球高于一切,你举任何例子来号召民众反政府可能都不如足球更简单,全民都在关注,并且容易达成共识。